我趴在桌子上,咬着铅笔,就那样看着